被称为“嘻唰唰门”的“花儿乐队两张专辑13首歌曲涉嫌抄袭的事件”近日有了最新进展,歌曲的分析鉴定得出了“抄袭”的结论。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简谱鉴定图片已经出炉不是模仿就是抄袭

抄袭鉴定由《新世纪周刊》邀请现任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出版社音乐总监晨琪完成。鉴定报告由花儿涉嫌抄袭曲目相关段落的简谱、涉嫌被抄袭曲目的对应段落简谱以及音乐技术分析和结论三部分组成。在昨天正式出售的《新世纪周刊》中,晨琪从作曲、和声、节奏、编曲等四个方面分析了花儿涉嫌抄袭的《嘻唰唰》、《天下第一宠》、《童话生死恋》、《星囚歌剧》四首歌曲以及日本组合Puffy的《K2G奔向你》、韩国歌手金建模的《养子》、英国歌手GeriHalliwell的《Call鄄ing》、比利时K3组合的《TurnBackTime》。最终得出了“不是巧合,更不是模仿,就是抄袭”的结论。

而在针对知名度最高的《嘻唰唰》一曲的鉴定结论中,晨琪写道:“这两段乐段基本上完全相同,致使后者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做了一些改动。但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音乐的一致性,且画蛇添足。”

名利场冲昏头脑应严肃看待这个问题

我并不怀疑大张伟是个有着非凡音乐天赋的孩子,只是这个浮躁的名利场让他冲昏了头脑。尽管从一个唱片公司的利益而言,迫使艺人每年推出一张专辑会更好地获得商业利润,但这种压力也的确难以让创作型艺人有更充足的积累周期和创作空间,因此当大家在讨伐他们的同时是否也应该看到这种现象为何发生?我觉得除了表面的现象,有几个方面的问题更值得我们关心。

新一轮的投票,我已经忘记投给谁了,关于他们是否抄袭还要遵从官方的说法。由于我本身是作曲出身,了解在创作歌曲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其他作品的影响。虽然此前我也比较过这两首歌曲,觉得相似程度是很大的,但是不赞成决断地判定这就是抄袭,我认为还应该从行业标准来看待这个问题。

抄袭事件最终是否会被提到真正的法律范畴去获得一个结果?受众群是否介意抄袭?谁来承担最后的结果?是谁纵容了艺人?艺人是否应该获得谅解?小编在此也有很多疑问。